去印度的漫漫长路(流水帐)

在博卡拉遇到为期一个星期的大罢工,没办法,只有等。 到了第五天,罢工提前结束于是立刻买了第二天的车票出发。当时计划是从博卡拉去snauli, 如果时间充裕去佛祖的出生地lumbini看看。
第二天5点多就起床赶车。
这就是我们要坐的车,车旁边带着白帽子的女子是个韩国尼姑,她要去lumbini参拜佛祖出生的地方。
车大约7:00出发,到了10点多在一个小镇停下吃饭。吃饭结束后休息了一段时间继续向前开,可到了半路车子突然掉头回返。问了才知道,前面警察和毛派在打仗,只好回来。一路上被军警多次停车检查。我们还好,在车上呆着即可。一些尼泊尔人每遇到一个哨卡都要全部下车接受检查,然后步行通过哨卡。车子一路走走停停,下午16:00左右才回到博卡拉。 经过交涉决定我们去加德满都,然后从尼泊尔的东部边境去印度,以避开毛派。本来车子说好5:00发,可是去市里的邮局绕了一圈,装了一些邮包后又回到了汽车站。
车子上装的邮包
这是博卡拉的警察局,不知道以为是什么军事要塞。街上到处可见荷枪实弹的军人,气氛显得较紧张。
等车时无聊拍了一张博卡拉游乐园的照片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又让我们和邮包一起换了一辆车,6:00中终于出发了。按照计划本来我们应该在22:00左右到达加德满都,出发前打电话给加都的villa everest 订了客房和第二天一早去东部边境城市kakarbhitta的车票. 出发就晚了1小时,当时想,大概晚上11点才能到了。晚上8点到了一个小镇,在这里吃了晚饭再出发。(后来才知道,这个小镇是去东部边境的必由之路,在这里等车其实就可以拦到去东部边境的车子)。
到了晚上10:00突然车子停住了,透过车窗望去前面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刚好车上有个尼泊尔的一个中学英语老师,经询问得知,前面有军警设置的哨卡,要到第二天早晨5:00才能通过。可是我们订的去kakarbhitta的车票是早晨4:00。尼泊尔人民很热心,同车的朋友们为我们出了个主意,等在这里, 因为这里是去kakarbhitta的必经之路,第二天早晨一定能遇到那个班车,只要拦下来就行了。这个地方距离加德满都大约20公里不到,也就是说4:00出发的车到这里应该不到5:00,太阳还没出来,我可没有信心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拦到想要的车子。于是打算出去和军警谈谈,看看能否网开一面。路上还不算太漆黑,有月亮还有路边小卖店的灯。开始没遇到军警,小卖店的人给我找来一个人,明显喝醉了。他说的大意似乎是给他钱,他就能带我们过去。 他的英文很烂,我的听力也是三脚猫,加上他喝醉了,沟通起来分外困难。回到车上和ly,jx商量了一下,ly和我一起下车再去商量,刚走到小卖店,就遇到了一队真正的军警,带队的是个年轻的军官,英文很流利,很英俊,而且非常友好。得知了我们的问题后他说不能放我们过去,但是可以把去东部边境的长途车车号告诉他,他可以在明天早晨帮我们拦下车子,可我们不知道车号:(。 回到车上商量,这时中国人的习惯让我想到了行贿。jx反对,我和ly赞成,经民主集中制,行贿方案顺利通过。到底行贿多少钱合适呢,到最后商量先用10美元试试。把10美元攥在手里想握手的时候送给那个年轻军官。当时忐忑不安的和ly下了车,什么事情第一次都是很紧张,行贿也不例外。 正堆着一脸谄媚的笑走向那个军官的时候,没想到那个军官主动向我们走过来,告诉我们:他们接到命令,撤销封锁。oh yeah! 剩下了10美元的血汗钱。但那个军官告诉我们后面还有其他的关卡。
坐夜车的时候拍的一张,车子颠簸的很,灯光又特别昏暗,镜头一片模糊
不管它,先出发再说。 出发的时候车上一片欢呼,可是开了10分钟左右,果然又遇到一个关卡。本来想如法炮制,但没看到前面有军警。同车的尼泊尔人告诉我们,前面是绝对不能过的。但很快我们看到有小汽车过去了,有卡车过去了。尼泊尔人相告,大客车不可以:(. 于是只好在车上打瞌睡。 朦胧间突然感觉车子开动了,看手表,凌晨3:00。这里距离加德满都已经很近了,但车子磨磨蹭蹭,6:00才到。 这时我们已经整整坐了23个小时的车子,想赶紧去villa everest睡一觉。
没想到同车的人告诉我们,去东部边境的班车,那个4:00就该出发的班车到现在还没开。于是刚下了从博卡拉过来的车,就跳上了去东部边境的车子。上车后车子很快出发,7:00左右到了一个路边小店,很多人下车喝茶。 我和jx实在太累,就在车上打瞌睡。 车子一路走走停停,不时有军警上来检查,但对我们三个外国游客大都很友好。到11点左右的时候,车子停在一个饭店门口,售票的告诉我说要take lunch, half hour. 于是准备下车,没想到还没下来,他又把我们赶上了车, 车子继续前行。 12点左右又遇到哨卡,车子在哨卡前排起了长队。 正午的太阳照在车顶上,车里分外的闷热,打开窗户也没用,没有一丝的风。jx的表情痛苦极了,感觉她快散了架。 拿gps量了一下, 开了6个小时,车子才距离加德满都100公里多点,很多时间都在山里兜圈子了。
车里的情况
哨卡前排起的长队
好不容易过了这个关卡前面都是平原了,车子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到了晚上8:00,到了一个城市。所有的乘客都开始下车,我们问这是kakarbhitta, 售票员说不是。我们特别气愤,因为上车的时候他向我们承诺说车子是去kakarbhitta的。这时他向我们保证让我们到kakarbhitta, 拉着我们在附近找,找了半天到了一个旅馆楼下,和我们说,要在这里住一晚,第二天才有去kakarbhitta的车。 我们正准备据理力争的时候,另一辆长途汽车驶了过来,售票员眼睛一亮把我们拉到了那个车上。这个车的司机向我们承诺,他是去kakarbhitta的。 ly趁着换车的时机,赶紧下车给我们买了点吃的,终于吃到了热的东西。
过了1个多小时后,车子到了一个小镇,乘客们又开始纷纷下车,司机又带着我们去找别的车。这次我们也轻车熟路,没有一句抱怨,等着被他们卖来卖去。很顺利的就上了另一辆车,晚上10点多到了一个城市,司机告诉我们,这就是kakarbhitta。 整整做了38个小时的长途车。
找了一个旅馆住下后,我和jx给 villa everest打电话,抱歉订了房间和票但没能履约。没想到对方没有一点抱怨,首先是问我们现在哪里,路上安不安全,并说一切都没关系的,不用我们赔钱。感动了。
吃了点饭,终于恢复了一点精气神。 一夜无话。
在kakarbhitta,第二天早晨起来后看到的。
旅店老板带着我们过边境,先到货币兑换处把所有的尼泊尔卢比换成了印度卢比,然后出境。出境没遇到任何检查,护照上的nepal签证上只有进入的戳,没有出去的,不知道以后去会不会有问题。
出境的时候看到的宣传画,不知道什么意思
尼泊尔到印度的尼方一侧国门
通向尼泊尔的大桥,在旱季,河流都干涸了
桥上的这条线就是尼印边境。
印度,我终于来了

Tags:

categories 旅行

一条评论

  • By xjb, 一月 18, 2008 @ 4:36 下午

    印度发达的IT和国家的整体发展很不协调

Other Links to this Pos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

  • :em48:
  • :em32:
  • :em34:
  • :em14:
  • :em72:
  • :em37:
  • :em53:
  • :em56:
  • :em25:
  • :em39:
  • :em04:
  • :em13:
  • :em38:
  • :em20:
  • :em41:
  • :em31:
  • :em16:
  • :em45:
  • :em21:
  • :em43:
  • :em12:
  • :em71:
  • :em11:
  • :em23:
  • :em46:
  • :em66:
  • :em47:
  • :em02:
  • :em49:
  • :em54:
  • :em27:
  • :em36:
  • :em35:
  • :em15:
  • :em05:
  • :em26:
  • :em44:
  • :em06:
  • :em64:
  • :em01:
  • :em55:
  • :em70:
  • :em28:
  • :em40:
  • :em67:
  • :em18:
  • :em63:
  • :em09:
  • :em10:
  • :em62:
  • :em69:
  • :em03:
  • :em08:
  • :em33:
  • :em42:
  • :em52:
  • :em51:
  • :em68:
  • :em30:
  • :em65:
  • :em59:
  • :em29:
  • :em07:
  • :em50:
  • :em17:
  • :em24:
  • :em57:
  • :em22:
  • :em19:
  • :em60:
  • :em61:
  • :em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