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一些现代诗

尽管国内诗坛很让一些人鄙夷,但还是看到过不少打动人心的好诗, 今天冒冒酸气,和大家分享一下。 太有名的就不推荐了, 推荐一些大多数人可能没听说过的。

 

羽羊

长着羽毛的羊/在传说里/飞翔/追寻/远遁的/梦想/让灵魂/自由/飞翔
/奔向/不同的/方向/深沉的景仰/真爱的地方/原罪的牢房/滴血的精神
/独自/吟唱/泪眼朦胧/残珠滚荷/眼底/指尖/心上……

《羽羊》的作者一直没找到, 可能有人觉得它故弄玄虚,但我感觉很有味道。

 

广告(兼送给阿呆)

将我的思念说进水里

把水放在阳光照耀的地方

让它蒸发

那样

下雨的时候

你就可以收到了

很早以前,在xwm的接骨木河找到的,忘了问她是不是原创

 

地图

---果酱

我希望相爱的人永远相安无事
我希望我们能长久地抱在一起
我希望每个早晨都是被她的轻轻呵气唤醒
我希望这样
不是那样
而且
相爱的人还应该死在一起
必须死在一起
我们选一个雨后初霁的黄昏
一跃而下跳回到爱
每一秒种都是音符
但旋律已经凝固

我们很快会被一同铲起
然后
有个孩子伫立不动
他深深迷恋着地上干涸的血迹
像从前的我们一样

接骨木河看到的

 

屋顶上是孩子

---乌青

作为一个孤独的孩子

我热爱屋顶

那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我热爱在屋顶上奔跑

感觉象飞

然后一不小心

我从高高的屋顶坠了下去

作为一个孤独的孩子

我没有发出一声叫喊

乌青前些年有不少不错的作品,好久没关注了,不知道有什么新作

 

无题

---李九莲

我向冰冷的铁墙咳一声,还能听到一声回音,
  而向活人呼唤千万遍,恰似呼唤一个死人!!

如果你知道了李九莲的故事,你会更深刻的理解这首诗。据说这是她临刑前的遗作。

 

十月诗草之五:歌拟奥登

---余世存

据说这个城市有一千万人口,
有的住花园别墅,有的住胡同平屋,有的住在海里头;
可是我们没有一席之地,弟兄们,我们没有一席之地。
据说这里是我们的历史和梦想,是我们的骄傲,
我们像亲戚来串门,却也引起它的懊恼;
它让我们呆在原地不动,弟兄们,它让我们原地不动。
我们的原地,荒凉的地方只有不长五谷的山沟,
我们要靠它吃饭人们却痛心疾首;
他们不让我们砍树,弟兄们,他们不让我们砍树。
我们逃离饥饿,寻找幸福,交通部门要走我们的所有,
让我们挤在一起窒息,疯狂,死去,认清自己
不如他们眼里的一条狗,弟兄们,我们不如一条狗。
我们没有身份,派出所的人抓住我们说活该,
“如果不交钱你就没有三证,对我们来说你就不存在。
可是我们存在,我们还活着,兄弟们,我们还存在。
那从我们中间飞升上去的悄悄地说我们是一种文化,
我们游荡去来,像蝗虫,从三国水浒吃到现在;
他们说我们是害虫,弟兄们,他们说我们是祸害。
去到一个科研院所,他们论证说
目前还没有我们的现代化计划,等下辈子再来找它;
但这辈子我们怎么化,弟兄们,这辈子我们怎么变化?
我们交纳了增容费,暂且安身。报纸表达得暖昧,
老太太的小脚跑来可真是敏捷,逢年过节地喊着防贼;
她指的是你和我呀,弟兄们,她指的是你和我。
有人说我们太笨,素质太低,为什么禁止我们进入
很多行业?他们明明知道中关村里的电脑是我们攒的。
有人说我们到城里来只是出丑,同样是修路,扫地,
法律法规却让我们交出自由,
我们规规矩矩地坐在城里人身边;
他们却皱着眉头,弟兄们,他们指我们太臭。
听说学者们的忧愁就像富人的富有,就像我们的匮乏,
他们反抗现代性的异化,听说他们比我们活得光荣伟大;
他们在绝望里令人感动,弟兄们,我们在绝望里无所适从。
我想我听到了这个城市上空有一个声音,
那是陌生却异常的权威,说:“他们必须牺牲。
噢,我们在他的掌握之中,弟兄们,我们在他的掌握之中。
看到一只狮子狗裹着短袄,别着胸针;
看到门儿打开,让一只猫走进门;看到人们都在出国;
看到学生们扔砖头,看到“我的朋友比尔“在北大演说;
看到春天的花和春天的鸟,
看到一条鱼在饭店前的水池里自在地游,
我们是新奇带一点儿糊涂,弟兄们,是新奇带一点儿糊涂。
我们流浪,从80年代到又一个世纪,
我看见这个城市日新月异,万家灯火;
没有一盏属于我,弟兄们,没有一盏是我们的。
武装警察越来越多,防暴队伍有特殊的任务,
从东单到西单,他们要保卫权威和一种幸福,走去又走回;
他们在寻找你和我,弟兄们,他们在寻找你和我。

象这篇反映现实题材的作品太少了,不只是诗歌,电影,小说,电视剧都鲜见反映现实的作品。 令人窒息的文化政策让文人墨客们,只能躲到风花雪月里顾影自怜,这样下去迟早会完全扼杀掉整个中华文明。

 

 

雪山短歌

---马骅

1.春眠
夜里,今年的新雪化成山泉,叩打木门。
噼里啪啦,比白天牛马的喧哗
更让人昏溃。我做了个梦
梦见破烂的木门就是我自己
被透明的积雪和新月来回敲打。

2.乡村教师
上个月那块鱼鳞云从雪山的背面
回来了,带来桃花需要的粉红,青稞需要的绿,
却没带来我需要的爱情,只有吵闹的学生跟着。
12张黑红的脸,熟悉得就象今后的日子:
有点鲜艳,有点脏。

附记

我刚来的时候,学校里还有两个老师,一男一女。女的叫公曲白木,已经结婚,男的叫阿松,刚刚二十岁,却已经有了两年多的工龄。我和阿松住一间屋,他还没女朋友,我成天拿村里那些年龄相当的小姑娘来逗他。阿松很腼腆,说两句话就脸红,可爱的很。去年暑假之后,校区做调整,和我搭伴的两个老师都调走了,学校里一下子只剩下我一个人,清净了许多,日子也有些无聊了。

3.桃花
有时候,桃花的坠落带着巨大的轰响,
宛如惊蛰的霹雳。
闭上眼,瘦削的残花就回到枝头,
一群玉色蝴蝶仍在吮吸花蕊,一只漆黑的岩鹰
开始采摘我的心脏。

4.我最喜爱的

“我最喜爱的颜色是白上再加上一点白

仿佛积雪的岩石上落着一只纯白的雏鹰;

我最喜爱的颜色是绿上再加上一点绿

好比野核桃树林里飞来一只翠绿的鹦鹉。”

我最喜爱的不是白,也不是绿,是山顶上被云脚所掩盖的透明和空无。

附记

马骅发表于:2004.06.11 21:10

前四句引号里的,是我根据本地的民歌改编而成的。

本地的民歌和大部分藏区一样,分为弦子、锅庄、热巴等几种,最有特色的是弦子。弦子是一种集歌、舞、乐器与一体的形式。玩的时候男女围成一圈,男人拉弦子(二胡),大家一起跳,歌词则是一问一答。每首歌有固定的旋律,歌词则需要领舞的人现编,然后传给下面的人。这一段歌词是我一个本地朋友翻译给我,我再重新改过的,主要是想让它整齐些。

马骅的雪山短歌系列中的一些作品。 马骅在云南德钦县明永村支教两年。雪山短歌系列就是他在支教中的作品。在即将结束的时候,遇交通事故坠入澜沧江辞世。

 

The Invitation
by Oriah Mountain Dreamer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ache for, and if you dare to dream of meeting your heart’s longing.

It doesn’t interest me how old you a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risk looking like a fool for love, for your dream, for the adventure of being alive.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own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it with pain, mine or your own, without moving to hide it or fade it, or fix it.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with joy, mine or your own, if you can dance with wildness and let the ecstasy fill you to the tips of your fingers and toes without cautioning us to be careful, to be realistic, to remember the limitations of being human.

It doesn’t interest me if the story you are telling me is tru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disappoint another to be true to yourself; if you can bear the accusation of betrayal and not betray your own soul; if you can be faithless and therefore trustworth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ee beauty even when it’s not pretty, every day, and if you can source your own life from its presenc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live with failure, yours and mine, and still stand on the edge of the lake and shout to the silver of the full moon, “Yes!”

It doesn’t interest me to know where you live or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get up, after the night of grief and despair, weary and bruised to the bone, and do what needs to be done to feed the children.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o you know or how you came to be he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stand in the center of the fire with me and not shrink back.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ere or what or with whom you have studied. I want to know what sustains you, from the inside, when all else falls awa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alone with yourself and if you truly like the company you keep in the empty moments.

一个加拿大人的作品,下面是这首诗的译文

 

心灵请帖

你靠什么谋生?我不感兴趣。

我想知道:你渴求什么,

你是不是敢梦想你心中的渴望。

你几岁?我不感兴趣。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愿意冒看起来像个傻瓜的危险,

为了爱,为了你的梦想,为了生命的奇遇。

什么星球跟你的月亮平行?我不感兴趣。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触摸到你忧伤的核心,

你是不是被生命的背叛关闭了心胸,

或是变得枯萎封闭,因为怕更多的伤痛!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跟痛苦共处,不管是你的或是我的,

而不想去隐藏它、消除它、整修它。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跟喜悦共处,不管是你的或是我的,

你是不是能跟狂野共舞,

让激情充满了你的指尖到趾间,

而不会警告我们要小心、要实际、要记得做人的局限。

你跟我说的故事是否真实?我不感兴趣。

我想要知道:你是否为了对自已真诚而让别人失望,

你是不是能忍受背叛的指控,而不背叛自己的灵魂。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够忠实而足以信赖。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看到美,虽然不是每天都美丽,

你是不是能从生命的所在找到你的源头。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跟失败共存,不管是你的或是我的,

而还能站在湖岸,

对满月的银光呐喊”是啊)

你是谁?你怎么来的?我不感兴趣。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会跟我一起站在火焰的中心,

而不退缩。

你在哪里学习?学什么?跟谁学?我不感兴趣。

我想要知道:当所有的一切都消逝时,是什么在你的内心支撑着你。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跟你自己单独相处,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作自己的伴侣,在空虚的时刻里。

 

 

无题

曾听道曰有生死,我欲我心如水止。

每过三千六百年,随风结得丁香子。

没找到作者

 

 

 

时间的荒野

要在时间的荒野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

去邂逅自己的爱人

那是太难得的缘份

更多的时候

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错过

错过杨花飘风的春

错过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

年华不再

如果彼此出现早一点

也许就不会和另一个人十指紧扣

又或者相遇的再晚一点

晚到两个人在各自的爱情经历中慢慢地学会了

包容与体谅

善待和妥协

也许走到一起的时候

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

任性地转身

放走了爱情

即使真挚

即使亲密

即使两个人都已心有戚戚

我们的爱

依然要时间来成全和考验

这世界有着太多的这样那样的限制与隐秘的禁忌

又有太多难以预测的变故和身不由已的离合

一个转身

也许就已经一辈子错过

世界上只有两种可以称之为浪漫的情感

一种叫相濡以沫

另一种叫相忘于江湖

不甘

又如何

在一个人的blog看到的,没找到作者。

 

无题

至道无言观齿舌,冲虚一盏照冰河
人间毕竟千峰小,且向云端去放歌

很喜欢后一句,没找到作者。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烈士

摘下发白的军帽,献上素洁的花环,轻轻地轻轻地走到你的墓前。
用最诚挚的语言啊,倾诉我深深的怀念。北美的百合花开了又凋射你
在这里躺了一年又一年,明天朝霞升起的时刻,我们就要返回那亲爱的
祖国,而你却将长眠在大西洋的彼岸异国的陵园。

  还记得吗?我们曾饮马顿河岸,跨过乌克兰的草原,翻过乌拉尔的
高峰,将克里姆林宫的红星再次点燃。我们曾沿着公社的足迹,穿过巴
黎公社的街垒,踏着国际歌的鼓点,驶骋在欧罗巴的每一个城镇、乡村
、港湾。瑞士的风光,比萨的塔尖,也门的晚霞,金边的佛殿,富士
山的樱花,哈瓦那的烤烟,西班牙的红酒,黑非洲的清泉。这一切啊
:都不曾使我们留恋!因为我们有钢枪在手,重任在肩。

  经过无数不眠的日夜,我们—不可战胜的队伍,一往无前!星星之火,
已在全球燎原。寰球皆红,只剩下”白宫一点”。夜空中升起红色的信号
弹,你拍拍我的肩膀:”喂!伙计,还记得不,’中美战场上见娃娃们的红
心’–这20年前,一位政治局委员的发言?””记得!”我说:”这是
最后的斗争,人类命运的决战!”军号响了,我们红心相通,疾步向前…

  一手是绿叶,一手是毒箭–这横行了整整两个世纪的黄铜鹰徽,
随着胜利的欢呼,被扔进熊熊的火焰。金元帝国的统治者,–一座座
大理石总统的雕像,那僵硬的假笑紧舔着拼花地板。冲啊!攻上白宫最
后一层楼顶,占领最后一个制高点。

  这时你身体沉重的倒下了……白宫华丽的台阶上留下你殷红的血点
斑斑你的眼睛微笑着是那样的安祥坦然你的嘴唇无声地蠕动着似乎在
命令我向前!向前!看啊!摩天楼顶上一面赤色的战旗在呼啦啦地迎风
招展火一般的红旗照亮了你目光灿烂旗一般红的热血湿润了你的笑脸

  太阳啊,从来没有这样暖
  天空啊从来没有这样蓝
  孩子们的笑容认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甜

  毛泽东的教导,切.格瓦拉的遗嘱,马克思的预见,将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实现!

这是在文革时,红卫兵中很流行的一首诗,现在没人记得了吧

 

飞翔的声音

是不是有一种声音

当听见这声音
就唤起天空一样的记忆

城市或者乡村
是在楼顶临窗而坐的时候

还是它根本就是假的
只不过是来自最滥情的虚荣

在记忆中
那声音撒在天空
当气氛一旦吻合
它就会在耳边响起
煽动
无翅膀的人
飞翔的冲动

没找到作者

 

蓝调女孩

是谁在风中 念我的诗 是谁在深夜 看落泪的言语 …
是谁的故事 点点成真 是谁的往事 在风中悄悄散去…..

这一篇不知道算不算诗, 作者就是新帆的网友蓝调女孩,她今年一场交通事故中和她丈夫一起去世了。把她的作品放在这里算是对她的纪念吧。

Tags:

categories 生活

一条评论

  • By achene, 二月 6, 2009 @ 9:32 下午

    原来还关注乌青呢,呵呵
    他最近在拍小短片吧

Other Links to this Pos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

  • :em48:
  • :em32:
  • :em34:
  • :em14:
  • :em72:
  • :em37:
  • :em53:
  • :em56:
  • :em25:
  • :em39:
  • :em04:
  • :em13:
  • :em38:
  • :em20:
  • :em41:
  • :em31:
  • :em16:
  • :em45:
  • :em21:
  • :em43:
  • :em12:
  • :em71:
  • :em11:
  • :em23:
  • :em46:
  • :em66:
  • :em47:
  • :em02:
  • :em49:
  • :em54:
  • :em27:
  • :em36:
  • :em35:
  • :em15:
  • :em05:
  • :em26:
  • :em44:
  • :em06:
  • :em64:
  • :em01:
  • :em55:
  • :em70:
  • :em28:
  • :em40:
  • :em67:
  • :em18:
  • :em63:
  • :em09:
  • :em10:
  • :em62:
  • :em69:
  • :em03:
  • :em08:
  • :em33:
  • :em42:
  • :em52:
  • :em51:
  • :em68:
  • :em30:
  • :em65:
  • :em59:
  • :em29:
  • :em07:
  • :em50:
  • :em17:
  • :em24:
  • :em57:
  • :em22:
  • :em19:
  • :em60:
  • :em61:
  • :em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