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历史

《世界秩序》

今天在地铁终于读完了基辛格的《世界秩序》。很久没有读这么大部头的实体书,每天在地铁端着这么一本大厚书,真的不轻松。 这两年书的读后感一般都是发到微信朋友圈,或者读书会的群,都是些只言片语。但读这个书有感想不少,还是感觉博客更合适些。

豆瓣里已经有了不少介绍和精彩的评价,这里就不重复了,下面谈谈自己的一些零碎感想:

  1. 每个国家或文明,他们的行事逻辑是由背后的价值观决定的,而这些价值观可能贯穿数百年,甚至上千年。 这些价值观,有的是摆在明面上的,而有的可能隐藏在深处,甚至身处其中的人都不自觉。
    从这又想到公司,推动一个公司前进的力量其实也和其背后的价值观密切相关。很多价值观与国家或公司反复在台面上宣传的没太大关系,而是通过众人实际的行为潜移默化的融进国家或公司的血液里。
  2. 很多事,很多圈子都是有其规则的,要想一起玩,要先熟悉规则,遵守规则。
  3. 看这本书时,还同时看一本心理学相关的书,其中提到人少年时受到的创伤,会影响到成年以后的思维逻辑方式。貌似一些国家的行为准则也能和这个国家的历史创伤拉上关系
  4. 感觉中国从人民到政府,乃至权贵,都缺乏安全感
  5. 以宗教,或某主义等崇高目标为宗旨的团体,往往为了他们的崇高目标,很多都可以牺牲,包括生命,诚信,规则等等,到最后连崇高目标的初心都忘记掉了。
  6. 在17世纪,一些智者就懂得了通过设计平衡,互相牵制的国际安全体系来保障和平,虽然失败多次,但总的来说还是在不断进步的。 而国内很多人对世界局势的想法还停留在三国演义的逻辑水平。
  7. 五月花号登上新大陆,萌芽了未来几百年后一个伟大的国家。 这是历史的必然呢,还是人类的运气呢?
  8. 当人类有机会去外星球殖民,有机会重新构建一个崭新的国家时,人类又会诞生什么样崭新的文明呢?

 

狼图腾

春节在北京看了《狼图腾》的电影,感觉非常惊艳。于是把多年前只读了开头的同名小说再捡起来,一口气读完了。 下面对比一下《狼图腾》的小说和电影:

  1. 小说对草原生态环境的描述更细致,不单是狼,而是旱獭,羊,马,牛,老鼠,蚊子等构成的一个复杂的生态圈。 这方面电影因为时间所限没能展开
  2. 坦白的说,小说的文笔比较差。 作者总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读者,缺乏技巧。电影不愧是世界知名导演执导,艺术技巧高出很多。
  3. 小说中塑造了包顺贵这个反派形象,容易让人把整个草原悲剧推到他个人代表的少数人身上,显得肤浅。其实这是整个中国的悲剧,电影这方面处理就比较好。
  4. 电影对小说中很多人物进行了删减合并,故事的推进有些环节稍欠逻辑。这方面小说好很多,塑造了很多性格各异,背景各异的人物。
  5. 小说中小狼的结尾让人不好受,电影的结尾更好些。
  6. 小说中对汉族传统文化的贬低及推崇草原民族的狼文化到了有点歇斯底里的程度, 有人批评这本书法西斯也不是没有道理。而电影主题突出,专注在人和自然,动物之间的相处,立意上高出一筹。
  7. 电影中狼群追逐马群的镜头非常震撼,这点小说的表现力是自愧不如的,强烈建议去电影院感受大屏幕带来的冲击。

总的来讲小说还是很不错的:

  1. 它给人带来中国很久以来缺乏的一种更全面的历史观, 认为中国的历史是草原民族与农耕民族共同写就。有可能自己是少数民族的关系,对中国以汉族为中心的历史描述方式很是不感冒。中国这片土地,汉族长期统治过的地方只有三分之一,可史书中讲那三分之二的土地上的人和事太少太少了。
  2. 对狼文化的思考很有趣,带给人全新的视角。
  3. 《狼图腾》描述的草原生活也是前所未有的细致, 让人们更多的了解了草原。以前看老鬼写的《血色黄昏》,虽然也是知情去内蒙插队的故事,但他不是和牧民一起生活,还是在学生堆里。
  4. 豆瓣上有老鬼及其他一些曾经的插队知青批评《狼图腾》的文字,建议大家也看看,兼听则明。

 

 

“娘希匹”的由来

蒋校长有个口头禅,就是“娘希匹”,不只电影里常出现,不少人的回忆录里也有记录。 但这句话的由来解释很多,大多是归于蒋介石家乡方言中骂人的话。 我很早就有个想法, 他这个口头禅另有他意。 

这里的“希匹”,很可能不是什么方言,而是英文“CP”的读音, 而CP是Communist Party的简写。“娘希匹”真实含义估计是Fxxk Communist Party. 

最近访问google越来越难,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娘希匹。

 

 

一些流传甚广的谣言2

年初网上就传出韩国人认为汉字是韩国发明的消息, 当时付诸一笑,没当真。 没想到后来传到猪圈,还颇有人信,于是花了点时间做了考证工作,写了个澄清的帖子。 这两天参加古逸文化沙龙,发现这个谣言居然现在信的人还颇多,于是又费了些口水解释了一番,解释一次下来感觉口干舌燥,于是决定把澄清的帖子转发到这里来,方便大家参考。

最早看到这个谣言是在联合早报的网站上,地址是http://www.zaobao.com/wencui/2011/04/taiwan110423j.shtml。 而韩国媒体报道文中提到的陈泰夏教授的相关讲演在http://blog.chosun.com/blog.log.view.screen?blogId=76152&logId=5478026

其实这个教授主要谈的是意见是应该在韩国中学阶段恢复汉字教育。 朝鲜本来官方一直到甲午战争前都在用汉语,后来开始官方用朝鲜文,但也是朝汉夹杂。后来韩国建国后,学生都要学习汉字,但在七八十年代有些人主张废除汉字教育(这其实也有金日成的原因,金日成早就在北朝鲜的文字中清除了汉字), 结果韩国的汉字教育有过几次反复,曾经取消,又恢复,又被取消。现在是被取消阶段。 韩国很多的有识之士是反对这个的,认为这是割裂历史文化,而且也不利于准确表达。韩国的法律方面的书籍,很多是汉字写的,学法律必须学汉字,因为汉字表达的准确完备方面比拼音的韩文确实好。前两年,多位韩国前总理在内的人联署签名要求恢复汉字教育,而陈泰夏的主张则和这种运动一脉相承,强烈主张恢复汉字教育。

文章中确实提到东夷族发明汉字,认为朝鲜族是东夷的后代,但他其实是主要在复述林语堂的论点。殷商是东夷族,东夷族发明汉字的观点其实是最早中国人提出的,而殷商灭亡后殷人东迁至朝鲜半岛繁衍生息是《史记》中就有的记载。这篇文章提起的就是林语堂嘴中说出的这些历史,并由此驳斥一些韩国教育界排斥汉字的意见,这只是他的论据,而不是论点。 意识就是:连中国的大学者林语堂都这么说,为什么韩国自己的教育部门要拒绝汉字。

大家可参看下面的链接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 … 1598.shtml
关于韩国人说汉字由韩国人发明的谣言在2007年就已经出现过,当时中国一些主流媒体也是跟着亢奋了一阵,后来新浪出了个辟谣的文章才慢慢平息,呵呵,几年后不知为啥又旧事重提。

再补充一下:朝鲜语即韩语,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属于阿尔泰语系的通古斯分支,与满语同支。 而汉语属于汉藏语系, 两者在一些基本语法结构上存在重大差别。比如汉语中正常的语序是主谓宾,而朝鲜语是主宾谓。稍有语言学知识的人都不会认为两者有什么互相发明的关系。

 

另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是韩国人说豆浆是韩国发明的。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我恰好得悉整件事的内幕。这个谣言是国内一个公关公司为配合国内某豆浆机品牌的宣传而造的谣,他们自己在网上雇佣水军去传播谣言。 他们现在还把这个作为得意的经典案例在说。

 

请参看

  1. 一些流传甚广的谣言
  2. 又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
  3. 谣言满天飞啊

美国军队是如何应对示威的

刚断断续续的读完了麦克纳马拉写的《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In Retrospect: The Tragedy and Lessons of Vietnam。从书名就知道,这本书是主要谈越战的,但对这本书印象最深的却不是越战,而是1967年10月21日,2万多反战者示威游行,冲击五角大楼的事件。

当时越战不断升级,国内反战情绪不断高涨,反战人士计划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目标就是五角大楼。美国政府很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九月份总统林登.约翰逊召集麦克纳马拉等其他高管商讨此事。五角大楼没有任何自然屏障或围墙,人们可以从四面八方走向它,保卫难度相当大。美国军方派出2500名配备来福枪(步枪)的军人肩并肩围住五角大楼,并辅以武装警察。

示威前一天,通过陆军参谋长向所有参与行动的士兵、军官和武装警察发布了一份由陆军副部长戴维·E·麦吉弗特签署的通告,通告如下:

为维护国家机关的权威,我们要完成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我们既要坚持宪法赋予人民的自由集会和表达意愿的权力,又要保护政府部门的财产和日常工作的进行。我们不能容忍触犯法律,我们也同样不能容忍阻碍宪法所授权力的合法使用……过强或过弱的反应我们都应该避免,我们的行为必须坚定但又不失尊严。我们要致力于这样一种行动方式:绝对减少可能的流血和伤亡,减少逮捕人数。在可行的范围内分辨违法者与守法者,用最少的暴力完成保护政府雇员(军职的和文职的)工作和财产的任务。(摘自陈丕西翻译的《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的第十章)。

麦克纳马拉在回忆录中说:“当我在将近三十年后重读戴维·E·麦吉弗特这些话时,我仍旧不禁为美国军人的职业道德和尽责的作风感到自豪”(摘自陈丕西翻译的《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的第十章)。

示威者向士兵们投掷泥团、袖标、传单、木棍和石块,士兵们没有动。 有少数示威者冲破拦阻想进入五角大楼,但都被安排在楼内的后备部队挡回。《华盛顿邮报》在对示威的报导中曾这样说:“虽然从下午直到深夜都存在着出现暴力冲突的可能,但始终没听到一声枪响,也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害见诸报道。”(摘自陈丕西翻译的《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的第十章)。

当时麦克纳马拉就在五角大楼顶部注视事件的发展,几年后记者问他当时怕不怕,他说的确很怕。

请参看:面临同样的选择

无题

前一阵遇到一个在北京一旅店工作的朋友,他刚开完北京市里一个旅店的会议回来。问开什么会,说是下达通知,信访人员不准提供住宿,而且还培训怎么识别信访人员。听介绍,培训的内容还挺细,把信访人员分成三大类,一种是个人信访者,一种是来自于某一地区的信访小团体,一种是来自于某一单位的信访小团体,他们都有不同的特点,比如个人信访者喜欢向人述说心里的冤屈等等。

以前听说过藏族人和维吾尔族人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不能住宿,现在又扩大到了信访人员。

前几天看方力钧的画展,其中有个他早期的作品,画里有个对联,上联:“我不敢说”,下联:“我不能说”,横批:“我什么都没说”。

结婚纪念日

晚上和老婆出去庆祝结婚4周年,带上儿子在外面庆祝。庆祝时手机上gtalk响了两下,朋友发的信息:foursquare被墙。 回来一看,原来是很多人这一天在敏感词广场Check in。 还有这么多人记得,甚慰。

Tags:

categories 历史

PS历史作品欣赏

老师作品: http://history.book.163.com/photoview/2 … 4.html#p=1
学生作品: http://liulimin.blshe.com/post/965/500385

Tags:

categories 历史

第 1 页,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