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生活

大昭寺的酥油灯

看到前一阵大昭寺前出事的场景,不由想起大昭寺里的9盏酥油灯。那是几年前,马骅因事故坠澜沧江过世,当时刚好自己身在迪庆,于是也试图去帮忙寻找马骅,结果折腾1个多礼拜也没能帮上啥,就离开德钦踏上了去西藏的旅途。在路上收到hp的短信,拜托在大昭寺为马骅点上酥油灯。

到拉萨的第二天下午,就和妹妹julia去八角街买了九盏酥油灯,到大昭寺门前专门供酥油灯的房间里为马骅点上了酥油灯。忘了买酥油,酥油和灯芯都是旁边的藏族工作人员送的。自己本不信佛,但那一刻希望这世界真的有佛,保佑马骅。

IMG_5679 IMG_5680 IMG_5681 IMG_5686

julia还帮着工作人员点了不少的酥油灯

IMG_5688

4年过去了,不知道这九盏灯还在不在,每当看到有关大昭寺的新闻就不由想起这九盏灯,想起马骅。两年前再去大昭寺,还趴在那个房子外看了看,几千盏酥油灯在静静燃烧,不知道那九盏是否还在其中。

20多天前在大昭寺附近打汉族人的人是否知道,在大昭寺曾经为一个在藏区农村支教过两年的汉族青年点过酥油灯呢?

后记:后来又买了些经幡,在几天后去珠峰的路上,把经幡挂在了一个垭口已有的经幡上,Julia在上面写了些祝福马骅的话。当时一直没找到马骅的遗体,我们总还抱着一丝微茫的希望,希望他只是被水冲到下游,能被人救起,过几天又能回来,又能边喝着酒边和我们海阔天空的聊天。过了1年,hp告诉我,在明永村为马骅建了个塔,那时才真真切切感觉,马骅再也不会回来了。

IMG_6256

北京奥运火炬接力在伦敦

34_234278_cbee6ad394f4b81

图片来自xcar,是在http://www.hoopchina.com/bbs/htm_data/34/0804/320975.html 看到的

最近常泡xcar论坛,发现各个车型坛里都常有人指责他人是托。结果有个车友说:“托也算是一种职业吧,说实话,我真的想当托,怎么才能当上托呢”。他的这段话让我想起了当年的一段经历。

前些年泡政治新闻组的时候,老有人被指责为西方或东方的网络特务,并有人考证说双方都高薪雇佣了一大帮人成天盯着网上各个论坛,发各种诋毁对方的帖子。俺当时钱包干瘪,也缺乏了点气节,于是发帖强烈要求应聘,当然主要想应聘西方(俺估计待遇福利比较高,再说咱们伟大的祖国也不在乎多一个骂的,至少还能为国创个外汇。而且俺这是打入敌人内部,到时配合祖国谍报机关来个里应外合….)。 结果求职贴发了这么久,杳无音信,到现在都没人通知面试…………,当高薪网络特务的美梦是彻底破碎了

估计这位想当车托的朋友也是同样的下场

到离终点最后一公里的时候放弃了

报了半程,到20公里的时候感觉身体极其不舒服, 立刻上了旁边的收容车。我的第六次北京马拉松就这样结束了。

拿到了北京2007马拉松的号码布

2007-mini

刚去妹妹家拿到。今年报的是半程马拉松,本来想报全程,结果准备过程中发生不少意外,弄得准备得很差,只好报了半程。今年的马拉松和往年改变不少, 发的前后号码牌四个角有了方便穿针的洞,贴在衣物包上的号码牌小了很多, 衣物包上有了专门放小号码牌的夹层。号码牌材质也变了,不再是棉布的,而是一种韧性很强的纸。三个号码后面都要填写自己的个人信息,姓名,血型,住址,紧急联系电话等等。发的T恤也不再是白色棉T恤,而是Nike的排气透汗的黄色T恤。做为选手很满意这样的变化,就是T恤背后赞助商的商标刚好会被号码布完全遮盖住,不知道赞助商会不会满意。

这是自己参加的第六届北京马拉松了,回想前面参加的五届有点感慨万千, 第一届参加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就从此爱上了长跑。

今年春节过后没多久就开始按计划锻炼,不过选择的路线不太好,是在我们小区里跑,路线中有很多的起伏,跑着下坡对膝盖冲击很大,当时没注意,两个月后膝盖开始隐隐作痛。有了以前因为运动伤害而不能走路的教训,这次就特别小心,立刻停止了训练,在家静养。 过了一个多月感觉差不多了,去龙潭湖开始跑步。 从每天一圈,两个月后已经慢慢加量到每天4圈,每个星期休息1到两天。体重从年初最高的90公斤,慢慢减到了80公斤。当运动量开始增加到每天5圈的时候,髋关节又开始隐隐作痛,仿佛4年前。去医院一查,果然又是髋关节滑囊炎,还好这次不严重,不象4年前没经验,弄到走不动路才去看医生。检查时遇到一个很好的医生,就如何避免运动创伤给了很好的建议。 休息一个多月后,已经快7月下旬,年初做的计划全部泡汤,只能从头再来。不过这次有了经验,又在网上参考了别人的训练计划,制定了一个自认为颇为科学的计划,跑步,游泳,力量锻炼三者有机结合,心想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吧。可没想到8月初去西安,山西转了一圈以后,回家就开始发烧,烧好不容易退了,又开始剧烈咳嗽,一查是气管炎。 治了半个月咳嗽依旧,一去查说是转成了咽炎,等到都彻底治好已经是9月了。可这时候脚底板下的瘊子又严重了,两年前去海军总医院做过痛得让人感觉生不如死的激光手术,不到半年就复发了,当时不痛不痒就没搭理。没想到现在开始严重起来,又痒又痛,而且有加快发展的趋势。 结果又开始了治疗,脚底下贴了一大堆的膏药,开头走路都痛。到了马拉松报名截止前,犹豫半天选了半程。前一阵脚下感觉差不多的时候,一看日历,离北京马拉松已经只有一个星期了。抱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心态,去龙潭湖跑了几次。跑得时候感觉浑身赘肉晃来晃去,一称体重:86公斤,拿冠军奖金看来是彻底没戏了。

虽然拿不到冠军,但希望大家看到背着1982号的大胖子的时候还是给加加油油啊。

对中医说两句

当年我吃过整整两年的中药,还吃过一年的偏方,期间还看过一些中医书(包括大学中医教材),看到很多人对中西医争论不休,忍不住也谈些自己的看法。中医有很多优缺点,被别人说过多次的,我就不重复了,这里谈谈大家说得比较少而又很重要的三个特点:

1.崇老

中医理论基本还是两千年前的《黄帝内经》,推崇祖传秘方。 记得《大宅门》热播的时候中央台请一些人探讨中医,讨论时言必称祖宗们是怎么做的,满口的推崇,对现在充满鄙夷。 而西医在希波克拉底时代也是类似中医的草药,但人家在100多年前就抛弃掉了。后来的青霉素,到现在的基因疗法,可以说日新月异。

一个行业如果总是认为过去是更好的,推崇先人,把上前年前的理论奉为圭皋,而自己没有创新的勇气,很难让我相信这个行业会有发展,会有什么光明的将来

2.知识的传播极不通畅

西医的最新研究结果绝大多数都能见诸论文,在互联网,图书馆里都能免费的查到最新的西医论文。 所有研究者都以自己的论文被别人引用为荣,这样大家的知识得到充分的交流,每个西医研究都是站在全世界成千上万科学家的研究基础上前行,自然更容易获得突破。 而研究者的利益则通过专利制度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而在中医圈里,大家推崇的是秘方,一旦知道哪个药方有奇效,不是立刻公之于众与大家分享,而是千方百计不让别人知道,好保证自己独享利益。 传诸后世时还经常有传男不传女之类的习俗。这样每个新的中医研究者,他研究的基础基本还是上千年前的那几本医书,很多东西要自己从头琢磨。人家西医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进,中医呢,要自己腿着前进,只会被越拉越远。

进入现代后,也能见到有中医的论文了,但几千年沉积下来的陋习还在这个行业中根深蒂固

3.缺乏量化指标

西医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会开一大堆的检查单,里面很多的量化指标,很多还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几位。 而中医呢,望闻问切没有一个是可以准确量化的。吃药的时候,中药有量化了,标着几钱几两,可是中草药这种没有提纯的自然植物,往往随着产地,季节的差别,有效成分的含量也存在着波动,这样就特别不利于中医的研究。 做过技术工作或研究工作的都知道,准确的量化指标是非常重要的,这样能让你很快的把握一些细微的差别,从中发现问题, 发现改进的手段。而且有了这些量化指标,知识的分享也很简单,大家只要看数据即可。

一个中医医生号完脉给开个药房,病人好了,这个病例记录下来对其他医生的借鉴程度很可能远不如西医的病例。因为号脉之类主要是靠这个医生的感觉,其中的细微差别之处,仅通过脉“洪”,“细”,“沉”这些字是很难准确表达的。 可能这个医生通过这个病例又有了新的收获和发现,但他想分享这个收获就比起西医要难,因为那种号脉的准确感觉只有自己知道,要想非常准确的分享给其他医生比起分享西医化验单上的数字是难上很多。

 

这三个缺点感觉中医很难克服,让人沮丧的是也没看出任何要克服的迹象,因此我对它的将来很不乐观。

Tags:

categories 生活

100% VS 99.9%

以前开发一个数据挖掘软件的时候遇到一个问题,如果要保证结果的100%准确,需要的计算量和数据量很大,而且规模随采样数据量的增长而线性增长,在一些极端情况下几乎完全不可行。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后来在小马提醒下才恍然大悟,其实客户并没有要求100%精确,一定的误差是可以接受的。立刻修改了算法,提供给用户误差率在正负0.1%以下的结果,这样计算量和数据量都减少很多,而且对采样数据量的增长不敏感,在极端情况下也完全能保持在可接受的规模。

记得以前看到过一句话,大意是说:“追求完美往往是通向好的最大敌人”,经过这件事后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体会。 很多时候不用去痛苦地追求过分的完美,只要稍微退一小小步,立刻就会觉得海阔天空。

Tags: ,

categories 生活, IT

13*5-1 纪念

18年了。

以前这个时候有时间的话就去广场看看,望望飘扬的国旗。今天是我和lp的结婚纪念日,忙着浪漫去了。 去年选择结婚的日子的时候,大家选出几个日子让我们选, 毫不犹豫选了今天, 为了忘却的记念

Tags:

categories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