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旅行

wp在阿尔及利亚

wp在阿尔及利亚逍遥之际没忘了发发照片,和我们这些狐朋狗友们分享他天堂般的生活。下面是经wp授权发布的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的照片:

 

   

 

 

 

前些天得知WP当了父亲, 看到他女儿的照片,鼻子往下象极了他。 看着她安静的睡觉的照片,感觉很可爱,也有很多的感慨: 当年的同桌,老和我一起下棋,成天和我共用课本的WP居然也当爸爸了。 祝WP和他家人快乐幸福, 到永远。

俺也来个梨花体

今天
在阿尔及利亚的WP
在MSN上和俺说
他在撒哈拉沙漠看到
一只
野狼

他命令
司机
开车去追
结果
不小心
压死了那支狼


懊悔

这事
让俺想起
当年

阿里的时候

岗仁波齐
的路上
看见
一群
黄羊
司机开车去追
俺们
很兴奋
不停的
照相
其他车上的旅友
看见了
痛骂俺们
“你们!!”
“想累死黄羊么!!”

醒悟
很是愧疚
旅友们拿着大炮
对着俺
狂拍
估计
是要加个
虐待动物元凶的标题
发到网站

以后
不会

追逐
野生
动物了

荒野中的生命
活的
不容易

不过
牛肉
我还是
要吃.
这算不算是
不尊重生命?
如果不吃
是不是

自己
生命的
不尊重?

想不明

小概率事件

有一回去昆明的石林玩,当时看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有人说朝鲜话,听到乡音感到分外亲切。对方是一对中年人,自己朝鲜话太差,没敢贸然搭话。 过一回休息的时候, 凑上去问是不是朝鲜族, 果然是,就聊了起来。 他家在沈阳,和朋友一起来云南转转。 聊的不多, 不过我介绍自己的时候,没话找话的加了一句: 我家乡在牡丹江,但是在五常长大。 这么一说,中年男子立刻来了兴趣, 追问起来。 原来他是我三舅生前的好友,在我长大的村子住过30年, 在我小时搬去了沈阳,他最后见到我时,我才3岁。他直说我长得非常象父亲, 后来一起合影留念, 回来给父母看照片, 父母也都记得他。

 

一次在大理晚上上网, 发现vivi也在MSN上,签名是“在丽江”,于是立刻发信息,告诉她我第二天就要去丽江,她说要去泸沽湖,相约有时间一起碰面。 我去了丽江后立刻去了哈巴村, 过了两天后回丽江, 发短信知道她也回到了丽江,住在忽悠客栈。虽然住过一晚,但我对丽江一点都不熟悉,到了丽江先要找一个能上宽带的客栈, 找了20多家,终于找到了一家叫福邻居的,安顿下以后刚出门,就发现旁边就是“忽悠客栈”。看一个人正在客栈院子里背对着我洗衣服,依稀vivi的样子, 随口叫了一下, 一回头,果然是她。

 

在印度Varanasi遇到一对韩国男女,我们是从Varanasi去德里,而他们是从德里来,去加尔各答。他们打算从加尔各答去缅甸。 过了半个月,在泰国曼谷街头散步的时候,看见前面有两个熟悉的身影,背着巨大的背包找旅店, 上去一看,居然就是他们俩。打过招呼,他们说改了计划,从印度直接飞到曼谷。 我已经买好了去普吉岛的机票,他们说过几天可能也要去。 在普吉岛玩了4天后回来,没想到在曼谷又遇见他们,他们居然也是刚从普吉岛回来,我下一步要去柬埔寨的吴哥窟,他们说过几天后也要去。 一个清晨,正在吴哥窟的Ta Pron欣赏这个由树木和建筑完全浑然一体的建筑,看见前面的门口闪现了两个身影,居然又是他们。见了面大家都很开心,在庙前合了影,他们说想从老挝进中国,于是相约到中国见面。 可惜到了中国一直没听到他们的消息,但愿他们旅行一路顺利。

为什么去登山?

关于这个问题人们都知道一个非常有名的答案,就是:“山在那里”,这是英国登山家马洛里的话。当时他在珠峰脚下,一个记者向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一指珠峰,说出了这个著名的答案。这个答案确实够酷,可能也正因此而流传甚广。其实他在一次攀登珠峰的筹款会上给出过一个更加详尽,更加精彩的回答:

“The first question which you will ask and which I must try
to answer is this, ‘What is the use of climbing Mount
Everest ?’ and my answer must at once be, ‘It is no use’.
There is not the slightest prospect of any gain whatsoever.
Oh, we may learn a little about the behavior of the human
body at high altitudes, and possibly medical men may turn
our observation to some account for the purposes of aviation.
But otherwise nothing will come of it. We shall not bring
back a single bit of gold or silver, not a gem, nor any coal
or iron. We shall not find a single foot of earth that can
be planted with crops to raise food. It’s no use.

So, if you cannot understand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in man
which responds to the challenge of this mountain and goes
out to meet it, that the struggle is the struggle of life
itself upward and forever upward, then you won’t see why we
go. What we get from this adventure is just sheer joy. And
joy is, after all, the end of life. We do not live to eat and
make money. We eat and make money to be able to enjoy life.
That is what life means and what life is for.”
– George Leigh Mallory, 1922

起初也问了自己很多次,始终搞不清。从小就特别喜欢爬山,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对这个问题也失去了兴趣,想着不要问那么多,自己喜欢就去做好了。

从站台票说起

昨天送妈妈去北京站坐火车,理所当然的买了站台票。这时候才想起在印度,韩国坐火车从没听说过站台票。 在那两个国家站台都是随便进的,没人查票,上火车也随便,上车了以后才有人查。为什么在中国,不但要收站台票,上车的时候列车员还要在门口检票呢?

在印度,每列火车的剩余票额都能从网上查到,有人说还可以从网上订,但我没试过。在韩国可以从网上查询,订购,很方便。 在中国,列车的剩余票额永远是个谜。亲眼看到过火车票开卖几分钟后,就说从硬座到软卧已经卖光了。为什么在网络硬件设施远优于印度的中国,买火车票还不能实现网络化呢?

加了一些贵州的照片

http://www.doyj.com/wp-gallery2.php?g2_itemId=30

gallery现在的模版不显示description,不方便给照片加注释,以后要改,现在就将就着看吧。

我自己印象很深的是下面两张:

贵州 黔东南 24.jpg

重安江上的三桥,分别属于三个不同的年代,没记错的话桥的建筑时间间隔近百年。 重安江的清澈从这个角度一览无余。第二天下了雪,有机会拍三桥瑞雪,可惜相机在头一天坏掉了,没拍成。能看到已是太好的运气,不敢抱怨什么了。

436

这个小孩是在一个西族的村庄看到的。西族是不属于56个民族的一个小民族,在当地得到承认,身份证上写着西族。整个族很小,只分布在重安江一带,我们所知道的只有一个村 ,百多户人口。那个村我们去的时候大多户只剩下老人孩子,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整个村子穿民族服装的人很少,据村民说平常穿的只剩下一个老奶奶,偏巧还不在村里。只好出钱请两个年轻姑娘穿起来让我们看,她们穿戴得时候就看见这个小孩子在门内一直静静的看着我们,眼光里有着他那个年龄不该有的一种淡淡忧郁。

跳舞跳到全世界

一个人周游了全世界,每到一个地方就跳一种满独特的舞。当周游世界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的旅行也变得越来越程式化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些聪明人能让自己与众不同。

Sex onunla çok iyi

Web sitemizi ziyaret edin erotik hikaye oku Yada buradan ziyaret edin erotik seks hikayeleri

Tags:

categories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