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新中国的史官

中国有诸多的优秀传统,,最让我欣赏的传统就是记史。记史由来已久,据传在黄帝时期,仓颉为左史,沮诵为右史,二者都是史官。据《吕氏春秋·先识篇》记载,夏朝就有正式的史官。 史官还分很多种,唐朝刘知几的《史通·史官建置》中说:大史掌国之六典,小史掌邦国之志,内史掌书王命,外史掌书使乎四方,左史记言,右史记事。历代的史官记录下的《二十四史》有3219卷,4500多万字。 这还不包括更加浩如烟海的民间私史,野史,地方志。顾准曾批评“史官文化”以政治权威为无上权威,使文化从属于政治。也有人批评史官的记述有文过饰非之嫌。但就是这样的史官群体,也为我们留下了很多”宁为兰摧玉折,不为萧敷艾荣”的故事。

春秋时期,齐国的大臣崔抒与齐庄公为争夺美女发生矛盾。崔抒借机杀了齐庄公,立了齐景公,自己做了国相。对此,齐国太史记道:”崔抒弑其君”。崔抒不愿意在历史上留下弑君的恶名,下令把这个太史杀了。继任的太史还是这样写,又被杀了。第三个太史仍然这样写,也被杀了。第四个太史照样直书其事,崔抒感到正直的史官是杀不绝的,只好作罢。这时,齐国另一位史官南史氏,听说接连有三位太史因实录国事被杀,惟恐没有人再敢直书其事,便带上写有”崔抒弑其君”的竹简向宫廷走去,中途得知第四位太史照实记录没有被杀,就回去了。《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记载了齐太史”身膏斧钺”的事迹,齐南史的不畏强暴,秉笔直书,几千年来被誉为中国古代史官的典范。

—–(摘自《中国史官的厄难》

中国古代的史官大都有这样”秉笔直书”的好传统,《史通》中提出了对”秉笔直书”的定义:“不掩恶,不虚美”,就六个字但要做到很难。很多史官为了”秉笔直书”而掉了脑袋,甚至遭到满门抄斩。也正是史官们付出血与生命的记录,才让我们这个国家有了记录翔实的几千年历史。 而不像一些国家只能从传说中去寻找自己的过去。读史使人明智,都说中国人聪明,记史的传统是不是在其中居功至伟呢?

虽然记史的传统历经几千年,史官的传承经历了几百代,但也有些朝代是没有史官的。 比如三国时期的蜀汉就一直没有设置史官,弄得陈寿写《三国志》时,关于蜀汉资料非常缺乏,写的就相对单薄许多。 但偶有的断层并没有阻碍中国记史传统的延续,这让我们现在能读到完整的《二十四史》。虽然经历多次的朝代更替,但这个伟大国度的精气神却一直传承下来,而史书则是这精气神一直得以延续发展的重要载体。

读了很多史官的故事就忍不住要问:“谁是新中国的史官”? 台湾有个国史馆,但那是记录中华民国历史的。zhonggong有个党史研究室, 但那是党史而非国史。 中国社科院有个历史所,看他们网站上的介绍都是怎么研究别人记录的历史,没说怎么记录新中国的历史。 新中国眼见就要庆祝成立60周年,这六十年来是谁在记录新中国的历史? 难道几千年来史官的传承已经消逝? 如果记史的传统消逝了,会不会整个中华文明都会渐渐消亡?

夫所谓直笔者,不掩恶,不虚美

Tags:

categories 历史

喜欢上了网易的新闻

以前国内看新闻常去新浪新闻,后来听小辉的推荐,越来越喜欢上了网易的新闻。原因有两个

  1. 除了和新浪一样的新闻外,网易还常有些令人思考的文章。比如今天的 《只有歌颂没了讽刺,相声大步走向笑声窒息》《俄罗斯政治改革:走出经济阵痛,宪政日益成熟》
  2. 网易的评论管制没有新浪那么严,经常见到很好的评论,不只是单纯发泄。 关于网易的尺度大家可以看看下面的评论截图:

网易评论

网易评论

今天在网易评论里还看到一首好诗:

标本
——河南兄弟开胸验肺解剖了谁
作者:水杉

妲己说:
“打开比干的心”
那时没有X光,
现在有,
他们却更相信眼睛。

为证明自己的尘肺
和别人的苍白,
为证明自己的清白
和别人的污垢,

无助的兄弟,我看见
你打开了胸膛,
那里果然
漆黑一片。

如果,他们还说你曾在别处工作,
勇敢的兄弟,
你是否还要打开心脏,
我知道,那里已是
一片冰凉。

如果,他们要为你做精神鉴定,
悲情的兄弟,
你是否还要打开头颅,
我相信,那里将会
空空荡荡。

兄弟,你解剖了自己,
也解剖了所有的人。

兄弟,今天
请允许我解剖你的名字:
长弓为张,是战斗的臂膀;
滴水成海,是血泪的凄凉;
刀口游走,是无助的辩抗!

张海超,
是你嘲弄了近代医学,
还是文明嘲弄了你?

不管病灶在何方,
不管是肺泡,还是心脏,
不管是灵魂,还是口腔,
每个人,
请相信解剖的力量,
请坚守良知的光芒

中国导演退出墨尔本电影节有感

今天看到新闻,中国导演宣布退出第58届墨尔本国际电影节,很是奇怪。

为什么这个导演就不能利用这个讲坛摆事实讲道理,和热比娅当面锣对面鼓的辩论,让国外更好的了解中国? 为什么要把这个宣传中国的机会放弃掉,把这个讲坛完全让给疆独分子?为什么很多中国人总说外国人误解中国,可总是拒绝和逃避与外国人沟通的机会?

国会议员的来信

今天和老婆去信箱拿信时,发现有个16开纸大小的透明塑料信封,本以为又是什么商品推销资料,老婆告之曰是国会议员的信。 原来发信人是老婆户籍所在地韩国京畿道坡州选出的国会议员,刚当选一年,他会定期给他所有的选民发信,汇报自己的工作情况,让选民知道没白投他的票,并让选民监督他是如何兑现选举时的诺言。

信是一个4开彩色印刷纸,一共有4个8开的版面。

第一版:

韩国议员宣传材料

第一版的上面是他类似简介的发言,其中提到他会致力于推动坡州交通事业的发展。

左下说的是他这半年来提出的一些法案及修正案,其中涉及给军属减免税收之类,有10个

右下说的是坡州的预算额度及分配情况

第2,3版:

韩国议员宣传材料

左边是第二版,上边讲的是他推动坡州的地铁建设, 中间讲的是他推动坡州道路建设的情况,下边讲的是一些杂事的处理情况,比如美军基地在美军退出后,他推动建设成大学城。

右边上边是讲他推动的在坡州一个公园的建设情况。 韩国有很多公园,免费开放。在韩国,附近有没有公园往往是影响一个楼盘价格的重要因素。 下面是讲他是如何积极去听取选民意见的,比如去拜见选民家庭,举办和选民的交流会等等。

第四版:

韩国国会议员资料

第四版上面讲的是他参加的公务活动, 左下面是他接收媒体采访的时间列表。右下是他给选民的联系方式。

这个议员还有自己的网站,网址是http://jinhwang.com/

半年前来韩国的时候还收到过坡州市水厂来的报告,介绍这一年以来水厂的工作,介绍的很详细,把水从水源地到居民家的每个环节介绍了一遍,而且详细说明过去的一年提供了多少水,花掉了多少纳税人的钱,新的一年要做什么改进工作。

什么时候中国的人大代表能给我寄封信来汇报他的工作呢?

Tags:

categories 旅行

大家猜猜中石化大厦吊灯的价格

北京朝阳门附近中石化大厦大厅的吊灯,大家猜猜多少钱

中石化大厦大厅吊灯

中石化大厦大厅吊灯

中石化大厦大厅吊灯

又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

今天又听到一个谣言,一google,发现流传还挺广。 这个谣言是2003年凤凰台的一期《时事开讲》栏目中传出,当时主持人是董嘉耀, 说出谣言的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沈志华, 他说:

我研究朝鲜战争,据我了解,朝鲜的几个战争纪念馆根本就没有志愿军的展出,任何一个字、一个画面都没有,他的教育就是这场战争是咱们自己打的,你给他打死那么多人,损失那么大,从多少年来朝鲜的展览都是这样子,其实这个中国政府其实也都知道。

这个纯属谣言,我曾经在2005年秋天去过平壤的朝鲜祖国解放战争纪念馆, 里面有一个馆是专门讲他国在朝鲜战争期间对朝鲜的帮助,里面就有很多关于志愿军的资料, 当然不全是志愿军,还有苏联等其他国家提供帮助的资料(苏联当时对朝鲜的帮助比很多中国人知道的要大的多,不只是提供武器,担任防空的空军主力基本是苏联空军)。在平壤市内还有专门用来纪念志愿军和中朝友谊的友谊塔。去平壤前,数码相机丢在了丹东,所幸还有个胶片机。因为胶片带的不多所以在平壤拍得也少,纪念馆没拍,但拍了友谊塔。

友谊塔

我们家族有两个人做为志愿军牺牲在了朝鲜战场上,我们全家上去献花,并鞠躬致哀。同去的中国游客也都献花并鞠躬。 友谊塔基座也是个纪念馆,进去看了,里面有志愿军营以上军官牺牲名录,据说第一个就是毛岸英。我们家族的两个亲属都不是军官,所以也没兴趣看。

请参看三年前写的一些流传甚广的谣言

现在应该是哀悼死难者的时候

microserver在一个常去的论坛发了个帖子,感觉他说的很对特转到这里:

现在应该是哀悼死难者的时候

现在网络到处都在谩骂,指责,官方第一反应也是指责谁谁谁策划了这个暴动。100多条人命,为什么不先给死者和家属表示哀悼,起码要先降个半旗。包括哀悼广东被杀的维族人。

这次冤冤相报的冲突是我们全中国人的悲哀。凶手要依法严惩,政府的领导责任要深究,整个社会要深刻反思,但请让我们先停掉这些,而是先向死难者哀悼,他们不是仅仅几个数字而已,他们是我们的同胞。

microserver倡议:

将msn都改成“向广东新疆冲突中死难的维族同胞和汉族同胞表示哀悼”,这种事情弄下去,迟早会波及到大家的身边,国家不出来说话,我们自发发起民族和解

响应了,但感觉这个签名太突出民族属性,所以给改成了 “向广东新疆冲突中死难的各族同胞表示哀悼”。

愿逝者安息,愿这样野蛮的悲剧永不再发生于中国大地。

另:在网上有很多的谩骂,无论哪边看了都让我生厌。待业书生说:

所以有人说中国是大国.我感觉不是.因为中国的国民还没有成为大国民.

连中国是全体中国人之中国这点都没有搞明白.

韩国的天梯搬家

今天老婆娘家的小区搬来一家新住户,搬家公司用天梯来搬运东西,以前就看到过,但当时没照相,这次刚好带了相机,捏了几张。

韩国搬家

韩国搬家

韩国搬家

韩国搬家

韩国搬家

韩国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