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同样的选择

2003年11月23日晚,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因群众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而被迫辞职下台。他可以选择用武装力量镇压,但他没有,他说:“我不想历史这样记住我:一个允许流血冲突的人。我除了辞职,别无选择。”他说示威者:“不管他们是否爱我、是否尊重我,这些人都是我的孩子。”   当时指挥一个摩托化步兵旅,管辖反对派举行示威活动的鲁斯塔维利大街的军官发表声明:“如果谢瓦尔德纳泽命令他镇压抗议群众,他将公开‘抗旨’, 他不会把枪口对着格鲁吉亚人民”。

因为《记念刘和珍君》很多人都知道了段祺瑞政府曾经开枪屠杀过学生。可很少人知道的是,执政段祺瑞在知道政府卫队打死徒手请愿的学生之后,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之后又处罚了凶手,并从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曾 被讥为“花瓶”的国会破天荒地召集非常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京师地方检察厅对惨案进行了调查取证并正式认定:“此次集会请愿宗 旨尚属正当,又无不正侵害之行为,而卫队官兵遽行枪毙死伤多人,实有触犯刑律第311条之重大嫌疑。”迫使段祺瑞颁布“抚恤令”。

1976年四月四日下午,北京,人民大会堂北京厅,中央政治局会议,议题:讨论平息天安门广场骚乱事件,会议决定由吴德负责组织落实处理,张春桥建议由工人民兵.公 安干警.卫戍区组成三联指挥部,统一部署统一行动,陈锡联提出,如果力量不够,我再从北京军区调两个师来,江青表示:要调部队来,要把坦克也开来,不仅要 保卫天安门广场,还要保卫中南海和钓鱼台,王洪文当即表示反对:不行不行,咱们部队装备的全是硬武器,真枪实弹,坦克刺刀,开进北京来万一和群众发生冲 突,后果不堪设想,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 四月五日上午,人民大会堂浙江厅,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当晚天安门清场问题,会议决定从卫戍区抽调三个师参加清场,王洪文提出,民兵和部队可以多调 点,但一律不能带武器,江青冲王洪文说道:不带武器?你让我们的民兵和战士拿什么去消灭反革命!王洪文恼怒地一拍茶几,厉声道:要带武器可以呀!要开枪也 可以呀!反正我王某人不担这个罪名,你们谁敢下这道命令,现在就请签字吧!(王洪文此时是在座的中央政治局除邓小平以外的唯一的党的副主席,而邓此时已实 际上靠边站了).  资料来源:春风文艺出版社<<邓小平在1976>> 1993年3月第一版

Tags:

categories 历史

保障计算机安全的责任应该由用户来承担么?

现在用的操作系统是Vista, 经常会弹出对话框,要求审批是否给予一些应用程序以管理员权限。 为了安全还安装了一个防火墙和杀毒软件,经常会弹出对话框要求确认是否允许一些程序运行,允许程序访问互联网,允许程序存取关键目录和文件。 这些需要审核的对话框有时弹出的太频繁,让人不胜其烦,只能看都不看直接点允许。 这些对话框有时提示的信息太晦涩,看不明白啥意思,拿不准是该批准还是拒绝。 对我这个IT技术人员还如此困难,对非IT专业人员的使用难度可想而知。

当计算机安全的挑战越来越大时,微软和杀毒软件厂商们把大量判断的责任推给用户们,这样一旦出了问题可以推卸责任,说是用户的选择错误,而不是软件问题。 难道计算机安全的责任只能由最终用户来承担么? 最终用户能承担好这个责任么?

代代相轻

刚工作的时候,公司六十年代生人的前辈有时会有意无意的暗示我们:“你们七十年代的不行啊”。 等八十年代出生的开始进入公司工作时,我们七十年代聚会常能听到的话题是:“八十年代这批独生子不行……”,甚至引发大家对祖国未来的忧思:”等我们这批能干的70年代老去,这批不争气的80年代成为社会主角时,中国的前景不会暗无天日吧……“。 前天爬山的时候有两个八十年代的美眉,酷爱自行车运动,提起参加她们自行车俱乐部的90年代出生的晚辈,她们嘴角轻撇:”90年代的不行……“。

难道崇老抑新是中国文化固有的传统么?很少夸奖,面对无尽的批评指责是每一代中国人成长都必须面对的么?

自己也参加过类似的合唱,但现在回头看去,看到的是一代更比一代强。

Tags:

categories 生活

普通人的马拉松

13个从未跑过马拉松的普通人,聚在一起成立一个叫希望之星的小组,他们的目标就是完成波士顿马拉松全程。其中有超过六十岁的老年妇女,有经过大手术后超重30多公斤的中年女人,甚至还有艾滋病毒携带者,他们能成功么?

请看视频:

跑完了TNF 10KM

参加了TNF 100 中的10KM项目,其实总长是11.6公里,用时1小时12分19秒, 平均心率是最大心率的90%,最后冲刺阶段到了96%。路上遇到1个11岁的男孩,一个9岁的女孩,这两孩子在最后冲刺阶段全部超过了我。

赛场风很大,但跑的时候还好,只有在6.2公里左右的地方有很大风,过去就好了。

旌旗招展

大家走下大坝,走向起跑点。 参加10km的有两千多人,比北京马拉松的三万人差多了,但还是满壮观的。

起点

10公里出发的时候捏了一张。希望我能做到标语上的话。

回来后一直等到40KM项目的前三名冲线后离开,其实我们应该再等等的,因为100KM项目的第一没多久就冲线了,他就是日本的镝木毅,成绩是惊人的06:52:20,要知道整个路程中要上升的海拔加在一起超过1000米。

上面就是镝木毅, 已经四十多岁了,图片摘自新浪网。

上面是得第二名的运艳桥,成绩07:36:45,他是山东人,还是大二学生。 图片来自网易。

上面是得第三的来自香港的曾小强,成绩是07:42:16,图片来自绿人中国。

上图是得女子第一的邢如伶,成绩是08:42:14,图片来自新华社。 邢如伶今年已经46岁,职业是护士, 2001年38岁时才开始参加马拉松。

其他两个女选手的照片没找到单独的,只有这个集体照。左边的是亚军,日本选手 Hiromi Sato, 成绩09:22:57,右边的是Jennifer Berna, 成绩09:40:11。图片来自新华网。

他们和所有参加了100KM跑的人,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从他们身上得到了最真的感动。

20年过去了

据说二十年前xxx有个内部讲话,说要以牺牲xxxxx人的代价换来20年的稳定发展。这二十年中国确实发展了,变化很大。那些牺牲的生命大概就是为这二十年而献上的祭品吧。以后的中国还有很多的二十年,又拿什么做祭品才能确保以后的发展呢?

在大房间实现Wifi信号覆盖经验谈

团园为客户提供免费Wifi无线Internet服务,如何让无线Wifi信号覆盖到团园的每个房间,每个床位的任务就落到了我头上。

团园的四合院分成两部分,中间有个厢房把整个院子隔成了南北两院。Internet接入用的是网通的ADSL,放在北院的前台。刚开始用的方案是用Dlink 624 54M无线路由做基站, 放在前台。在厢房的北侧窗户放一个Linksys WRE54G中继器, 再把另一个Linksys WRE54G中继器放在南院的一个房子内。 这个方案刚开始工作挺好,可后来发现非常不稳定,在南院的房子经常没有信号,也搞不清楚原因。后来判断还是中继器太少,但Linksys WRE54G中继器价格比较贵,这次不想再买了,而是拿了一个二手的华硕WL-520G无线路由器,然后刷了DD-WRT系统,打算用这个来做中继器。

当时在网上找了一些用DD-WRT系统做中继的经验文章,都是讲怎么盗用别人Wifi信号的,是在无线模式中选择Repeater模式,然后自己再创建Virtual Interface,我这个懒虫想也没想也依样画葫芦,结果南院那边信号满格,但DNS解析总是有问题。 后来换成Repeater Bridge模式,终于解决。 把这个华硕WL-520G无线路由器放在了DLink无线基站和第一个Linksys WRE54G中继器中间,放在了前台窗户边,然后把中间厢房的中继器放到了厢房北面的窗台,第二个Linksys WRE54G中继器放在了更靠北的房子。经过这个改动,无线信号终于稳定下来了,这些天一直没听到左岸的求救电话。

其中经验如下:

1. 基站和中继器,中继器和中继器两点的直线上,墙要尽量的少,可以有玻璃。
2. Linksys WRE54G中继器使用非常方便,在只有一个无线信号时,只用按住Auto Config键就一切搞定,不像DD-WRT还要用电脑连着设置,很麻烦。Linksys WRE54G中继器已经属于淘汰产品了,Linksys另一个性价比较高且较新的中继器是WGA54G.
3. 找二手无线路由刷DD-WRT做中继器确实是个节省成本的好办法,而且可以调整无线发射功率,增大覆盖范围。 中继自己的信号时,选择Repeater Bridge模式最简单方便。

2010.3.27更新: 这里提到的Repeater Bridge方法其实并不正确, 如果想让扩大相同SSID信号覆盖范围,请使用WDS, 如果不用相同ssid,那还是要创建一个新的虚拟SSID.  对被错误内容误导的同学,致以万分的歉意

每一天都是以后人生当中最年轻的一天

前些天劝老妈出去旅游,老妈说是越来越老了,懒得出去了。老爸说人活着不能老想着今天又比昨天老了,而是要每天都想到这一天是你以后人生中最年轻的一天。赞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