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流传甚广的谣言2

年初网上就传出韩国人认为汉字是韩国发明的消息, 当时付诸一笑,没当真。 没想到后来传到猪圈,还颇有人信,于是花了点时间做了考证工作,写了个澄清的帖子。 这两天参加古逸文化沙龙,发现这个谣言居然现在信的人还颇多,于是又费了些口水解释了一番,解释一次下来感觉口干舌燥,于是决定把澄清的帖子转发到这里来,方便大家参考。

最早看到这个谣言是在联合早报的网站上,地址是http://www.zaobao.com/wencui/2011/04/taiwan110423j.shtml。 而韩国媒体报道文中提到的陈泰夏教授的相关讲演在http://blog.chosun.com/blog.log.view.screen?blogId=76152&logId=5478026

其实这个教授主要谈的是意见是应该在韩国中学阶段恢复汉字教育。 朝鲜本来官方一直到甲午战争前都在用汉语,后来开始官方用朝鲜文,但也是朝汉夹杂。后来韩国建国后,学生都要学习汉字,但在七八十年代有些人主张废除汉字教育(这其实也有金日成的原因,金日成早就在北朝鲜的文字中清除了汉字), 结果韩国的汉字教育有过几次反复,曾经取消,又恢复,又被取消。现在是被取消阶段。 韩国很多的有识之士是反对这个的,认为这是割裂历史文化,而且也不利于准确表达。韩国的法律方面的书籍,很多是汉字写的,学法律必须学汉字,因为汉字表达的准确完备方面比拼音的韩文确实好。前两年,多位韩国前总理在内的人联署签名要求恢复汉字教育,而陈泰夏的主张则和这种运动一脉相承,强烈主张恢复汉字教育。

文章中确实提到东夷族发明汉字,认为朝鲜族是东夷的后代,但他其实是主要在复述林语堂的论点。殷商是东夷族,东夷族发明汉字的观点其实是最早中国人提出的,而殷商灭亡后殷人东迁至朝鲜半岛繁衍生息是《史记》中就有的记载。这篇文章提起的就是林语堂嘴中说出的这些历史,并由此驳斥一些韩国教育界排斥汉字的意见,这只是他的论据,而不是论点。 意识就是:连中国的大学者林语堂都这么说,为什么韩国自己的教育部门要拒绝汉字。

大家可参看下面的链接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 … 1598.shtml
关于韩国人说汉字由韩国人发明的谣言在2007年就已经出现过,当时中国一些主流媒体也是跟着亢奋了一阵,后来新浪出了个辟谣的文章才慢慢平息,呵呵,几年后不知为啥又旧事重提。

再补充一下:朝鲜语即韩语,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属于阿尔泰语系的通古斯分支,与满语同支。 而汉语属于汉藏语系, 两者在一些基本语法结构上存在重大差别。比如汉语中正常的语序是主谓宾,而朝鲜语是主宾谓。稍有语言学知识的人都不会认为两者有什么互相发明的关系。

 

另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是韩国人说豆浆是韩国发明的。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我恰好得悉整件事的内幕。这个谣言是国内一个公关公司为配合国内某豆浆机品牌的宣传而造的谣,他们自己在网上雇佣水军去传播谣言。 他们现在还把这个作为得意的经典案例在说。

 

请参看

  1. 一些流传甚广的谣言
  2. 又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
  3. 谣言满天飞啊

清西陵+满城汉墓简记

上周末去保定转了转,主要看清西陵和满城汉墓(中山靖王墓)。

清西陵中看了永福寺,雍正的泰陵,光绪的崇陵,道光的慕陵,和嘉庆皇后的昌西陵。

其中崇陵,慕陵,昌西陵值得推荐。

永福寺很普通,不值得看。

泰陵格局和崇陵几乎完全一致,只是稍大而已。崇陵已经打开了地宫,而泰陵没有,所以推荐崇陵。

而昌西陵墓的有个陵墓中很少见的大回音壁,比天坛的回音壁大,回音效果也比天坛的要好很多。

而慕陵的特点是,木头没有上漆,都保留木头的本色,而木头都是优质的金丝楠木,整个隆恩殿里有股楠木特有的清香,有和其他宫殿不一样的美。 道光是号称最节俭的皇上,墓的规格最小,没有上漆更显得古朴,但因为大量采用金丝楠木,所以建陵的费用反倒在清西陵中最高。

 

下面是些清西陵的照片:

IMG_1518

这是光绪的崇陵

 

 

IMG_1537

这是雍正泰陵的隆恩殿,因为年代更久远的关系,也更显破败。

 

IMG_1540

昌西陵的陵墓,后面就是大回音壁的墙。照片中间两个人正站在回音效果最好的位置上试回音。试回音有个诀窍,就是声音正常大小即可,大了反倒效果差。

 

 

IMG_1545

道光慕陵的隆恩殿。

 

 

下面说说中山靖王墓, 在保定满县的市郊,风水极佳,整个山形象一个椅子,坐北朝南。前面原先有个一亩泉,是保定的主要饮用水源,正是面水靠山的风水极佳之地。 很巧合的是,在中山靖王墓被发现后半个月内,一亩泉就突然干涸了。墓室是汉朝较少见的崖墓,是在一个石头山上凿出一个山洞来做墓室。墓室还有排水沟,渗水井的设计。 著名的金缕玉衣就出自中山靖王墓和他夫人窦绾的墓。 多年前在石家庄的省博见到了金缕玉衣的真品,这次终于看到了它出土的地方。 不过遗憾的是,虽然墓葬出土的文物达上万件,但绝大多数都放到了省博,在这个墓里只能见到一些简单的陶器。

 

IMG_1558  IMG_1559

中山靖王墓和窦绾墓

 

另:这次在保定吃到永茂驴肉的驴肉火烧,味道绝佳,强烈推荐

参看十三陵徒步

加拿大每年失踪5万孩子?

前些天在一些国内主流媒体上看到如下标题的新闻《加拿大每年失踪5万孩子 总理支持建失踪儿童网》,在新浪网易都有看到, 标注的新闻源都是中国新闻网。 加拿大人口才2千7百万,与上海人口相仿,如果上海每年失踪5万个孩子是啥概念,加拿大真是这么恐怖的国度么?

今天中午和龙舟队的队友们一起吃庆功宴时聊起国内拐卖儿童的话题,提到这个新闻, 曾长期居住在加拿大缪新宇认为这个数字绝无可能,于是回来查了查相关资料。

搜索这个新闻英文版,排第一的居然是中国日报英文版, 英文标题是《Canadian PM vows to protect children as 50,000 missing yearly》,从字面理解与中国新闻网说的一致, 但是读新闻的内容,第一句是Canadian Prime Minister Stephen Harper said Tuesday that more than 50,000 children are reported missing in Canada each year。 多出来了一个reported(我理解为报案)。

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加拿大2009年的统计报告,2009年加拿大有50492个孩子失踪的报案,看着触目惊心,但仔细看下面的统计分析。

  1. 报告里将孩子的失踪原因作了分类,最大头的是自己离家出走,共有35768个,这其中64%在24小时内撤销了报案,88%在7天内撤销了报案。报案的孩子中只有1%在11岁以下,其中83%以前就有离家出走的记录。
  2. 另一个分类就是诱拐(Abduction),这其中还分两类,一个是父母诱拐(应该是离异后一方抢夺抚养权),一个是陌生人诱拐。父母诱拐有237次, 陌生人诱拐有50次。
  3. 陌生人诱拐中,超过50%是大于14岁,也有28%小于1岁。而这其中有78%(45个)在24小时内撤销了报案,也就是说超过24小时还没撤销报案的陌生人诱拐,全加拿大才有5个。
  4. 还有11757个报案是属于未知原因(unknown),大部分的孩子在14至17岁之间(Most unknown missing children reports were ages 14 to 17 years)。 还有432个是在闲逛时走失(Wandered off),2223个属于其他原因。
  5. 走失孩子小于5岁的,小于总报案量的1%, 83%是在14-17之间。 总报案量的61%在24小时内撤销,85%在1周内撤销,96%(48490)在年内撤销。

真正符合我们谈论的拐卖儿童的数据是陌生人诱拐的50个报案,而这其中45个在24小时内撤销,只有5个是超过24小时的, 是5万个报案的万分之一。

依据这个报告可以看出,加拿大每年确有5万个儿童失踪的报案,但常人概念中真正的失踪比例是很少的,这其中被陌生人诱拐的比例又极低。可以断定,中国新闻网和中国日报都有误导民众之嫌,很难相信这是他们的无心之过。

我们中国诱拐儿童的官方数据没有找到,在网上流传的数据有2万,也看到有62万的数据。

 

最后跑题一下:今天我们北京龙舟人龙舟队夺得后海名校杯龙舟赛混合组冠军,值得纪念的日子 :)

中国地震+火山+核电站分布结合图

中国地震带及火山分布

上图是 中国地震和火山的分布图(点击看大图)

 

中国核电站规划图

上图是在搜狐找到的核电站分布图(点击看大图)

中国地震火山核电站分布结合图

上图是我根据上面的两图,画出的中地震火山核电站分布结合图。 每个蓝色圈都是半径200公里,直径400公里以核电站地址为圆心的圈,核电站位置都是用google查找的。 (点击看大图)

说明几点:

  1. 200公里半径的圈只是参照,不表示这个圈里危险或圈外就安全
  2. 圈是手动绘制,所以误差肯定有不少
  3. 本人不认为核电就比水电,火电更危险

宿命

什么是宿命?在百度知道找到个答案:“宿命论认为人的命运是由偶然因素造成,是不可预测,不可预知而又是注定的、不可改变的,称之为宿命”。宿命真的存在么?

不着急说答案,先给大家推荐一本书《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作者Jared M. Diamond。

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

这本书研究人类发展历史中的一些疑问:各地的人类都是怎么来的,我们真是北京猿人变得么?为什么是哥伦布带来欧洲人征服了美洲,而不是美洲印第安人征服了欧洲?为什么做为人类发源地的非洲中南部没能发展出高度发达的经济文化?

这些问题早就有很多人在研究,人们提出过各种各样的假说。记得小时候看《少儿科学画报》介绍一个挪威人类学家托尔・海尔达尔(Thor Heyerdahl), 他提出一个假说,认为太平洋中的波利尼西亚人是从美洲乘船横渡太平洋到的大洋洲。他非常勇敢,和5个同伴一起用原始的木筏,航行8000多公里,重现了这个过程,并写了一本很有名的书《孤筏重洋》(Kon-Tiki: Across the Pacific in a Raft)(里头提到很多他们在横渡过程中发生的奇闻轶事,比如看到绿色的太阳, 让我从小对航海充满了向往,豆瓣有个这本书的书评,标题是:“给我梦的书”)。 假说很多, 但当时苦于找不到证据验证,海尔达尔的航行只是证明了一种可能性。而现在随着各种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发展的过程慢慢清晰起来。

基于地质学,气象学方面的研究,人类已经了解历史上冰川期对环境的影响及生物的影响,而基因及语言学方面的研究则彻底揭开了人们是如何从非洲出发分布到世界各地去的。 作者进一步通过对农作物,畜牧业等各方面的分析,揭示了为什么欧洲发展出领先世界的经济文化。 整个论证条理清晰,严密,且浅显易懂。这本书1997年出版,获得了1998年的普利策奖。

书的内容这里就不重述了,强烈推荐大家去读读这本书。

读过这本书就会发现,非洲大陆经济不发达的命运是注定的,而美洲被欧洲征服的命运也在1万多年前就被决定了的。

一万多年前来到美洲的印第安人不可能知道这些,对他们来说来到美洲而没有去欧洲,或者留在非洲,亚洲只是偶然,他们无法预知自己的命运,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后代在1万多年后面临着来自欧洲的近乎灭绝式的征服。 然而当现代的科学技术给了我们崭新的视角以后就会发现,自从他们踏上美洲大陆的那一刻起,他们将来被征服的命运已经注定。这是不是一种宿命呢?

科技给我们新的视角,让我们发现看似偶然的人类发展史,却是有规律可可循。 那么将来会不会有一天,有更新的科技出来,会给人们更新的视角,透过这个视角会不会发现个人的命运也是有类似的规律可循呢?会不会我们的命运,早在很早以前一个看似偶然的决定就已经被注定了呢?

歪想二则

分享最近的二个歪想:

一。中国烟民太多可能和中国产假太短有关

interact_chart_smoking_rates

上面的图表是世界成人的吸烟率统计,数据来源是根据美国Development Programme 2008年的报告,这个报告的数据是基于2002年到2004年的统计。从图表可以看出中国成人的吸烟率高居世界前列。 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有很多,大多数原因已经被各类砖家反反复复的论证过了,这里说个以前没人说过的原因:中国的产假太短。国家规定产假长度是90天,一般结束产假后母亲就要上班,而上班后因为喂奶很不方便,很多母亲这个时候给孩子断奶,转而用奶粉喂养。孩子在婴儿时期都有个口欲期,而母乳喂养是满足婴儿口欲期的一个重要因素,口欲期长度大约为一年,也就是说产假长度远远短于口欲期长度,这也造成我们中国人很多在幼时口欲期没能得到满足。 口欲期没得到满足,长大后就容易习惯嘴里叼着东西。啃指头,叼铅笔都被当作不良习惯在小时就被大人们制止,成人可以选择,且唯一不会被大家感到奇怪的叼的东西就只有烟了。 这很可能就是中国烟民很多的一个很重要原因。

关于各个国家的产假长度,大家可查阅wikipedia。 其中会发现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产假也不长,但吸烟率低,这其实是因为文化的不同。因为西方国家中全职家庭主妇很多,产假长短对他们吸烟率的影响要低于中国这种普遍双职工的国度。比较好的办法是把相似文化圈的拿到一起比较, 我们就拿德法英三个最重要的欧洲国家来看,德国的产假是14周(也有人是1年,但那是有限制的),法国为16周,英国39周,而他们的成人吸烟率分别为37%,30%,27%, 呈与产假长度一致的梯度排列。

 

二。左撇子右撇子可能不是遗传,而是通过另一种方式传递

有人认为左撇子右撇子是遗传的,但还没看到强有力的证据(至少我没查到)。根据这些天的观察,这很可能不是遗传,而是通过另一种方式传递给了下一代。

抱孩子时,大家常常会把孩子的头部放到自己擅长手一侧的臂弯里。 在左图中,孩子的母亲用右胳膊抱住孩子的头,左手托住孩子的腿,这种情况下,孩子的右手朝外,没有得到任何束缚,可自由活动,而孩子的左手则被压住,处于不自由的状态下。而母亲是左撇子的情况下则反之,孩子的左手自由,右手束缚。自然孩子自由的手得到强化,而束缚的手则相对弱化,这种不平衡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还会得到不断强化,尤其是右撇子,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毕竟大多是为右撇子设计的。

韩国的廉租房

机缘凑巧遇到过一个韩国住廉租房的老人,了解了一些韩国廉租房的情况,和大家分享一下。 这个老人快到70岁,开一个自己的Kia carnival做兼职出租司机。认识他就是从网上的租车公司找到他的。 他有正式工作,在乐购超市上班,每天下午两点上班到晚上八点。 他有儿女,聊天时提到他儿子是高尔夫球教练,但他没选择和儿女住,而是向国家申请了廉租房,经过一年多的排队轮到他。房子是60平米左右(这是套内面积,不包含任何公摊),位置在高阳市区的边上,在一个大超市对面,离小区不远还有另一个家大超市,生活很方便(这两个超市我都去过多次,算是对那一带比较熟悉了,住那边确实生活比较方便)。 入住廉租房需要先交2300万韩币(相当于人民币13.5万元)的押金,每个月再交6万韩币的租金(相当于人民币360元),比起我国的每月77元要贵了不少。老人住的房子没去看过,但曾经去看过另一个廉租房小区,里面的装修水平比北京很多所谓的精装房好多了(韩国公寓房子都是精装房,没有毛坯房一说)。

老婆还有个朋友也住廉租房,她父母去世很早,一个人拉扯弟弟妹妹长大,具体租房价格不太清楚,但从她那里听说廉租房住一定时间后可以用比较低的价格从政府买下。

Tags:

categories 旅行

美国军队是如何应对示威的

刚断断续续的读完了麦克纳马拉写的《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In Retrospect: The Tragedy and Lessons of Vietnam。从书名就知道,这本书是主要谈越战的,但对这本书印象最深的却不是越战,而是1967年10月21日,2万多反战者示威游行,冲击五角大楼的事件。

当时越战不断升级,国内反战情绪不断高涨,反战人士计划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目标就是五角大楼。美国政府很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九月份总统林登.约翰逊召集麦克纳马拉等其他高管商讨此事。五角大楼没有任何自然屏障或围墙,人们可以从四面八方走向它,保卫难度相当大。美国军方派出2500名配备来福枪(步枪)的军人肩并肩围住五角大楼,并辅以武装警察。

示威前一天,通过陆军参谋长向所有参与行动的士兵、军官和武装警察发布了一份由陆军副部长戴维·E·麦吉弗特签署的通告,通告如下:

为维护国家机关的权威,我们要完成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我们既要坚持宪法赋予人民的自由集会和表达意愿的权力,又要保护政府部门的财产和日常工作的进行。我们不能容忍触犯法律,我们也同样不能容忍阻碍宪法所授权力的合法使用……过强或过弱的反应我们都应该避免,我们的行为必须坚定但又不失尊严。我们要致力于这样一种行动方式:绝对减少可能的流血和伤亡,减少逮捕人数。在可行的范围内分辨违法者与守法者,用最少的暴力完成保护政府雇员(军职的和文职的)工作和财产的任务。(摘自陈丕西翻译的《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的第十章)。

麦克纳马拉在回忆录中说:“当我在将近三十年后重读戴维·E·麦吉弗特这些话时,我仍旧不禁为美国军人的职业道德和尽责的作风感到自豪”(摘自陈丕西翻译的《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的第十章)。

示威者向士兵们投掷泥团、袖标、传单、木棍和石块,士兵们没有动。 有少数示威者冲破拦阻想进入五角大楼,但都被安排在楼内的后备部队挡回。《华盛顿邮报》在对示威的报导中曾这样说:“虽然从下午直到深夜都存在着出现暴力冲突的可能,但始终没听到一声枪响,也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害见诸报道。”(摘自陈丕西翻译的《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的第十章)。

当时麦克纳马拉就在五角大楼顶部注视事件的发展,几年后记者问他当时怕不怕,他说的确很怕。

请参看:面临同样的选择

第 10 页,共 54 页« 最新...89101112...203040...最旧 »